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有丹橘 经冬犹绿林

金风细雨楼

 
 
 

日志

 
 

【古剑同人】最后一面(恭苏) END  

2011-02-12 06:28:25|  分类: 古剑游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写好小短篇,终于知道毛叫做拼命鸟【古剑同人】最后一面(恭苏) END - 灵言 - 江南有丹橘 经冬犹绿林

================

 

有人,在山林一角抚琴。

他穿杏黄色衣衫,席地而坐,眉目清俊,神色自信而悠然。

那张古琴由他抚来,厚重的音色里,添了几许飞扬。

这山林里只有他一人在席地抚琴,所以,便给了旁人一种,他自古时起,便在此处抚琴的错觉。

天上正飘下飞絮似的雪花,慢慢悠悠,飘飘忽忽。

有一个少年,身后背剑,南疆人打扮,自山道下缓缓走上来。

下雪的天本来就冷,可这两人却似毫无所觉一样,照旧衣着单薄。

少年朝那黄衫人走过去,轻轻唤他:“先生。”

奏琴的人稍有迟疑,他面容上露出了笑意,指下抚弦声却未停。

“屠苏特地来见先生最后一面。”

那黄衫人不奏琴了,手掌覆在琴弦上,神色里透着凝重,他对那少年道:“坐吧。”

少年听从了他的话,坐在他身侧,仰视天际那如天降的花一般纷飞的落雪。

少年的神情里有不变的淡然,而那望着他的黄衫人眼中,却透着一股忧悒。

“先生可知屠苏心中曾有一个长久与你相伴的心愿?”

黄衫人摇头:“在下不知。”

“先生可知,屠苏一直非常在意先生?”

黄衫人点头,神色中颇有几分黯然。

“先生可否帮屠苏实现一个未了的心愿?”

黄衫人又再点头。

少年倾身向前,往那黄衫人的身侧靠去,他那本是握剑的右手此时覆在了那人放置在琴弦上的手上。

黄衫人问他:“这便是你的心愿?”

屠苏点点头,眼神极其温柔。

于是黄衫人便翻转了那覆在琴弦上的手,与他相握。

两人的身体贴得极近,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屠苏低语道:“我本是特意为见先生而来,先生又在等谁?”

黄衫人一时无言,只发出了一声叹息。

“屠苏时间不多,不可多陪先生。”

“只要屠苏在我身边,就已足够。”

“昔日里,先生总是笑意盈盈,为何今日心事重重?”

“往日里,总见屠苏沉默寡言,为何今日谈兴甚浓?”

屠苏见他今日话锋略带尖锐,一时不知如何应答,便想抽手起身,哪知手却被他紧紧握住。

“先生……?”

“就这样,留在这里陪我,可好?”

屠苏点点头,又靠在他身侧,与他一齐看那在林间纷飞的落雪。

黄衫人开口,用他那温和沉稳的声音说道:“多来年,一直不曾有亲人陪我一同看雪,屠苏,你是第一个。可惜,你我无缘再聚。”

“……先生,纵使分别在即……”

“嘘……”食指抵上了屠苏的唇,黄衫人脸上笑意甚浓:“屠苏不可再多言,否则我便不喜欢你了。”

屠苏哑然失笑,因为这黄衫人以前从未如此俏皮风趣过。

那黄衫人低下头,用空出的那只手将琴弦拨响了一声,眼神中哀意甚浓,他抬起头来时,又以深深地眼神望向屠苏,然后,他便吻了他的唇。

屠苏不觉惊讶,安静地配合着他,这样亲密的接触,对屠苏来讲,还较为陌生。

黄衫人见他的反应有些僵硬,便笑着问:“屠苏以前可曾如此待过别人?”

屠苏摇头:“不曾。”

“那我这样待你,你可喜欢?”

“……并不讨厌……”那人封住了屠苏余下的所有话语,以最温柔的方式来教会他这种亲密接触的温度。

屠苏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眼前这人的动作极其温柔,全然不象是在对待一个关系寻常的男子。

“屠苏可知我的心意?我的心意便是如此。”

“先生……”

“……叫我少恭。”

“……少恭……”

“恩。”看着屠苏涨红的脸,少恭的眉眼间含着温柔至极的笑意。

林间的雪下大了,两人相互依偎,看着那山林上空阴沉沉的云蔼,顿觉往事如烟一般,正从眼前掠过。

那些往事极其揪心,令人不忍回忆,可它们偏偏要在此时一幕一幕的跳出来。

少恭深深一叹,那声叹息极为沉重:“……屠苏。”

“先生?”

“我为你而心动,便是因为你……从来不曾懦弱。”

“我对先生……”

“嘘……不必说。”少恭看着屠苏的目光忽然变得悠远而飘忽,仿佛他正沉浸在回忆里的某处.

“屠苏,我将你视若我的生命,从远古到如今,从来未曾改变过。”

他闭上双目,仿佛已陷入梦境般的回忆之中。

“我等了你许多年。”

少恭的声音低沉暗哑,听得屠苏一阵默然,

 “少恭今生有憾.”

“不能与你百里屠苏相伴.”

林中晶莹纯白的雪花纷飞飘舞,覆上了少恭的琴弦、琴面。

风雪越来越大,衣着单薄的他们,衣上发上都覆盖了不少雪。

那两人却似毫无所觉。

少恭不管自己衣上发上的雪花,抬手一拂,拂去了琴弦琴面上的雪。

他说:“我为你奏一曲。”

抚琴声又起,响遍了山林。

有一个年迈的药农正从山道下走上来。

他扶了扶头上的斗笠,抖了抖身上的蓑衣,继续往山上走去。

一个年轻书生忽然从途中跳出来拦住他,说:“老人家,您能不能顺道领我上山,见见那位奏出世间难得之音的高人。

老人奇道:“我就住在山下,每隔几日,就会上山一趟,从来不曾见过这山上有什么奏琴的高人。”

那书生道:“可我方才明明听见山林中传出了琴声,你听,这会那琴声又响起来了。”

老人眉头一皱,想了一想,才道:“行!那你跟我走!”

两人匆匆忙忙的在山道上走,不久,那阵琴声消失了,随之传来的是一个清正的男声,那声音模模糊糊,让人听不真切。

而另一个回应他的男声,虽温和自信,却也是让人听不真切。

两人加快了脚步,恨不得能即刻冲到那两人面前去。

老人惯于在山中行走,速度自然要比那书生快。

所以他便先一步赶到了那两人的面前。

可眼前的那阵情景,却使他不由得愕然。

那两个年轻人席地而坐,相互依偎,身形在骤然刮起的山风中化作了万点流荧,四散离开,那情景,是他生平仅见。

没过多久,那书生也追了上来。他见老人呆立在原处,便上气不接下气的问:“老人家……您可是,看见了什么?”

老人呆了好大一会儿,才道:“我方才看见……那两个年轻人离开了。”

“离开了?怎能这么快?!”

书生在一旁暗自懊恼了半晌,才大声道:“老人家!我曾听人说,这里便是那昔日传说中的榣山?!”

老人笑了一笑,不置可否。

书生自言自语道:“那方才奏琴的那位,莫非就是太子长琴?!”

山中怪事极多。

老人见过许多。

刚才那两个年轻人,该是心愿未了的魂魄,死后重游故地,在不期然之下相遇了吧?

老人心中如此想着,丢下了那仍在自言自语的年轻人,兀自上山去了。

那一日,恰巧是百里屠苏解开自身魂魄封印的七日之后。

欧阳少恭,在曾经的故地,等来了自己那寻找千年的半身。

魂魄相会,互诉衷曲。

也算,了却掉一桩遗憾。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