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有丹橘 经冬犹绿林

金风细雨楼

 
 
 

日志

 
 

〖古剑同人〗一往情深(越苏)[上]  

2011-06-02 03:38:42|  分类: 古剑游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往情深(上)

再过几日,便是立春时节。

陵越坐在自己的茅屋外,明显感觉到了山中万物的萌动,其中,还隐隐夹着一股跃跃欲试的兴奋。

山中日子自然比不得天墉城,饮食起居都要清苦得多。

但居住在简陋茅草屋内的他,神色却远比在天墉城时平和许多。

此时,他正手握着茶盏,低头回忆往事。

他记起他有一个性格隐忍倔强,眉间生着一点朱砂痣的师弟。

他记起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某个久久不能入眠的夜晚。

那时,天已将亮,陵越正坐在自己的屋子里,伏在书案上枕着手臂睡得很浅。

那个名叫百里屠苏的少年就那样走进来,立在他身旁轻轻唤着他:“师兄……”

 

往事层层叠叠浮上心头,陵越顿时感觉,他的心,也跟着那少年,回到了年少的时候…………

 

 

为人素来严厉的天墉城执剑长老紫胤真人,收下的入室弟子,只有两个。

师兄陵越沉稳持重,为人严厉之余不乏温和。

师弟百里屠苏沉默寡言,极少与同门接触,略有一些神秘。

天墉城上下不时会将这两人挂在嘴边议论,但众人也仅止于议论猜测,毕竟这二人资质悟性颇佳,且深受紫胤真人影响,为人谦和善良,从不仗势欺人,所以众同门对他们也极为尊重。

这一日,恰好有几位年轻的师弟师妹前来与陵越切磋剑法。

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气氛甚是热烈。

突然有一位小师妹“咦?”了一声,指着正从一旁持剑而来的百里屠苏道:“大师兄,屠苏师兄为何从来不与我们一道练剑呢?”

陵越摇了摇头,道:“师尊曾有交代,不许师弟与大家一同练剑,连我也不能与他一起切磋技艺。”

“这也太奇怪了,没有同修切磋,何来的进步?师伯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百里屠苏虽将这番话全都听进了耳里,却依然只是表情淡漠的从众人眼前离去。

一位入门时间较晚,年纪较长的师弟叹道:“屠苏师兄为人不坏,就是不知为什么总是待人如此淡漠疏离,大伙难得同门一场,他这样做,难免会让人觉得太难相处。”

屠苏入门三年,期间陵越从未与他交流过剑法修习心得,一来是师尊有令,不敢违背,二来是实在找不着机会与屠苏提及此事,今日经这两位师弟妹一说,陵越心中也生出了一种遗憾。

屠苏的剑法是紫胤真人面对面,闭门督促亲授的,其中所得,自然要远比常在师弟妹之间辗转交流的陵越多上许多,而且屠苏生性冷淡倔强,难以与人相处,陵越就更难对他提及切磋技艺的事情。

其实,屠苏身上藏有一个常人所无法接受的秘密。

自他入门时起,便常常因为这个秘密而使得师尊紫胤真人伤透脑筋。精擅铸剑养剑之道的紫胤真人,对法术从未精修钻研,屠苏身上的秘密,迫使他不得不去求教本门各位长老。

事后,他也一再恳请各位长老,对这个秘密三缄其口。

所以,包括屠苏本人在内,整个天墉城的年轻一辈,都并不清楚紫胤真人对屠苏做出特别要求的真正原因。

今日天气晴好,聚在一起的师兄弟妹们兴致极高,笑闹之声不绝于耳。

屠苏保持着静默,一路向前,本想一路走回睡房。

哪知,却被一个人拦了下来。

“师弟。”陵越在他身后唤他,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拦在了他身前。

“留下来与众师弟聊会吧?”

屠苏摇了摇头,神情淡漠,执意往前。

陵越却一把握住他的臂膀,执意道:“留下吧。”

陵越待屠苏一向是疏远而有礼,今日他突然如此主动,反倒让屠苏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陵越再次重复道:“留下吧。”他神情真诚恳切,令人不忍推拒。

见他如此,屠苏颇有些为难,最终,他选择了留下来,随陵越融入到人群里。

在场的诸位师弟妹都是颇有见识、胸襟的少男少女,他们见屠苏去而复返,备感欣慰,于是又再将那话匣子给打开了。

一群人一直聊到天黑,期间不乏欢声笑语,追逐打闹。

平日里神情一向僵硬冷漠的屠苏,神情也因他们而多了几丝柔和。

临到分别时,他竟也对这群人生出了几分不舍。

在众人相互道别时,有一个面色红润,神情可爱的小姑娘跳了出来,调皮的问道:“屠苏师兄可还认得我?我是芙渠,掌门师尊的弟子。”

她见屠苏面有惊讶之色,又道:“师兄记性可真差,我与师兄可是同时入门的,就算当日你忘了我,从今以后你可要记着了。”

 

众人在道完别之后,便回了各自的睡房。

屠苏与陵越因有一段路需要同行,所以便结伴而走。

一路上,两个人闭口无言,只将精神专注在脚下。

不久,陵越开口道:“师弟,我见你身法不错,明日我们比一局可好?”

屠苏略有些惊讶,踌躇道:“师尊嘱咐过,不许我与任何人比试。”

“我知道……”陵越停下脚步,转过身低下头,凝视着面前的屠苏:“那你我都瞒着师尊,不让他老人家知道,这样可好?”

陵越神情温柔且稳重,加之屠苏明白他下午的举动是刻意制造机会让自己融入到师弟妹当中,于是便轻轻点头答应了。

那一晚,屠苏迟迟无法入睡,他满心都是这三年来不曾有过的幸福和欣喜。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他即将为陵越带来一场足以危及性命的大祸。

 

 

第二日清晨。

陵越首次在屠苏房前等候,微弱的晨光覆在他身上,让他那持重而挺拔的身形更显出了几分温柔。

屠苏拉开房门时,一眼便将这挺拔的身影望进了眼底,心中登时涌起了一股难得的温柔。

“师兄……”

陵越应声转过身来,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一同走过了平日里已走过无数次的路,路途中天真顽皮的芙蕖又跳进来加入了他们。

仅在一夜之间,屠苏的生活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昔日里冰冷淡漠的清晨,如今充满了少年人调皮捣蛋的活力。

早饭时紫胤真人瞧见芙蕖隔着饭桌冲这俩人挤眉弄眼的模样,眼神中也增了几分欣慰。

这一天的开始,充满着不可预知的期待和幸福。

经过芙蕖的一番宣传,昨天曾在一起嬉闹笑骂的几位师弟妹们也知道了大师兄陵越要在今日里与屠苏切磋比武的事。

对剑术深有兴趣的他们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期望着能够看到一场超出他们预料的精彩比试。

 

 

时至正午。

天墉城笼罩在一片温柔祥和的阳光里。

屠苏与陵越约好了,要在今日的授课结束之后,去天墉城里一处僻静且极少有人去的地方比试。

此刻阳光静好,天高云薄,师兄弟两人安静的走在一起,虽然谁都不曾说过一句话,却都不约而同的觉得,胸中有一股格外特别的温暖。

 

 

今日的授课结束时,师兄弟两人都发觉师尊紫胤真人脸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欣慰笑意。

由此可见,师尊也为他师兄弟二人之间淡漠疏离的关系忧心了好一阵子。

如今这俩师兄弟互敬互爱,不仅让旁人松了好大一口气,更让他们如师如父的紫胤真人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巨石。

如斯岁月,幸福美满,让人忍不住想要将日子一直这样过下去。

 

“今日的比试,希望师弟竭尽全力。”

时至傍晚,夕阳即将隐没到山头之后,陵越手持霄河剑,脸上充满了严肃与诚意。

屠苏点点头,放下手上另一把血红长剑,手握霄河,立于陵越对面,身形挺拔,蓄势待发。

“师尊曾讲过,师弟你天资过人,勤奋刻苦,假以时日,必定有所大成,师尊还曾讲过,先天之不足,可依靠后天的勤学苦修来弥补。师弟,你与我是天资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我想借今日的比试来求证师尊口中关于天资这一事的说法,究竟是真还是假。所以,师弟……出招吧!”

两人起剑出招,身法一迅捷,一沉稳,看得在一旁围观的众人骤然凝神,屏住了呼吸。

这两人的身手极为矫健迅速,一收一发从容自如,看得旁人连连称赞感叹,果然不愧是高人之徒。

渐渐,两人都熟悉了对方出招的路数,陵越眉头一皱,突然格开了屠苏的长剑,开口道:“师弟,我见你将那柄与你一同入门的古剑也带来了,可是想要用它?”

屠苏点点头。

“你为何不用?”

那柄放置在一边的无鞘长剑被白布包裹着,周身透着一股煞气。

屠苏望着它,眼神中充满了犹豫。

此剑本身就存在许多疑点,屠苏以前也从来没有使用过它,今日他之所以会将它也带来,是因为屠苏从心底里渴望他的师兄陵越不会因为他的学艺不精而失望。.

“我以前也从未使用过它,它总给我一种极熟悉的感觉,可是师兄,它又会让我感觉到不安。”

血红长剑,剑身隐隐透出一股暴戾之气。

心细如陵越,自然已察觉到,这把剑必然有一段难以尽述的过去。

可他却没有想到,这把剑会与他的师弟有直接连系。

“此剑确实非同一般,剑身所透出的煞气也让我隐隐生出了一种不安之感,可是师弟,我想你今日将它带来,必然是有特殊用意的。”

屠苏闻言以深深地眼神望向他,轻轻地点了一点头。

陵越亦回应他极温柔的笑容。

为了这极温柔的笑容,屠苏走向了那把血红长剑,当他从地上捡起那把长剑时,脑海中却猛然出现了一处他从未到过的地方。

那是一个远处高山近处流水的秀美地方,风景之中,有一阵宛转而悲怆的古琴声,悠悠然的传开。

猛地,他脑海里又涌出了一股极悲哀极愤慨的情绪,这突然而至的强烈情感让他一时之间立足不稳,身体微微晃了一晃。

在一旁关切注视的众人,包括陵越在内,心中都生出了一阵诧异。

他们见他站稳之后,伸手扯下白布,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便已提剑掠身到陵越的身前。

陵越挺剑挡下他这极迅捷的攻击,心下来还不及感觉到惊异,屠苏的下一招就已攻到。

只不过是换了一把兵器,何以连一个人的性格都完全变了?

屠苏现在招招逼命,似是要将陵越斩于剑下。

陵越迫不得已,出剑格挡时用上了内力,两剑相交,火花四溅,两人都被震得后退两步。陵越只觉手臂发麻,心里又急,只得开口唤他:“师弟!!”

哪知屠苏不只不答,剑势反而更加凌厉,似乎眼前这个就是他累世的仇人,他一定要将这个人斩于剑下才能快活。

屠苏一言不发刺向陵越右臂,划下深可见骨的一剑,紧跟着又刺向他小腹。

陵越见他出手毫不留情,自己右手又受重伤.不得已之下换左手挺剑挡下这一击,猛然抬头之际,却看见屠苏双目血红,神情冰冷。

虽然陵越心中充满疑问,却无暇开口,此时屠苏招招逼命,为保性命他也不得不连使杀招。他一心只盼屠苏只是一时被某种情绪所迷惑,片刻即能清醒,哪知屠苏出手越来越毒,越来越狠。

在一旁观战的人见屠苏不顾陵越流血不止的伤口,不惯使剑的左手,蹒跚的步伐,渐渐散乱的剑法,连连刺向陵越右肩,留下数道重伤导致陵越半身染血。

就在众人为眼前的情景所震惊之际,屠苏一剑贯穿陵越小腹,惊得一众师妹失声尖叫,大声啼哭。

屠苏在这大声的啼哭之下突然惊醒,恢复清明的双目茫然的望向沾满鲜血的双手,和倒在自己怀中尤有一丝微弱气息的师兄。

此时芙蕖从人群中奔出,失声哭喊:“大师兄!!!!!!!!”

  评论这张
 
阅读(12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